美國強調"不需要中東石油"

2020-02-04 12:03 | 來源:未知

美國強調"不需要中東石油"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月9日明確表示,美國不需要伊朗提供任何東西,并將立即對伊朗實施額外的懲罰性經濟制裁,美國經濟“比任何時候都強大”,并強調美國“不需要中東石油”,那么,這將對全球原油市場和美元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呢?

稍早前,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表示,2019年9月和10月,美國原油出口大于進口,實現自1973年以來首次成為石油凈出口國,據美銀美林最新報告指出,在十年前,美國購買包括中東能源在內的支出還高達GDP的3%,而到了去年10月,美國在能源項上已經轉為貿易盈余,再到2025年,美國能源產量可能占全球原油和天然氣總產量增量的一半左右。

大圖模式
 
  •  

  •  

  •  

  •  

  •  


但美國財經網站CNBC分析稱,雖然,美國成為石油凈出口國,但這并不意味著美國已經實現了能源獨立,且能長期維持這種局面,因為,目前,美國仍然是主要的原油進口國,并依靠這些進口石油來滿足需求,因美國對石油產品的需求存在差異,這才會導致美國一邊需要大量進口石油,同時,也會大量出口石油,比如,美國目前需要產自沙特等中東地區的優質原油,另一種原油是來自加拿大和委內瑞拉等國的重質原油。

大圖模式

對此,The McGill International Review專欄作家Nick Chao認為,這個全球能源供應市場的突然變化似乎表明統冶了石油市場近50年的“石油美元協議”可能會提前結束,至少將失去更大的市場份額。

“石油美元”一詞源于曾擔任美國總統卡特顧問的喬治城大學教授易卜拉欣·歐維斯,不言而喻,意指石油換美元,更是美元霸權的重要組成部分,石油美元的誕生可以說是美元與黃金分手之后,進一步支撐美元在全球的地位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長久以來,沙特等產油國一直聽命于美國,都在按照沒有美元就沒有石油這一原則進行交易。

大圖模式
 
  •  

  •  

  •  

  •  

  •  


這也是BWC中文網多次強調的,該體系是以原油為參照、美元為中心,在投資和消費過程中,以美國為主導輸出美元,產油國出口原油等能源商品而儲蓄美元,1974年的石油美元協議規定,沙特將以美元計價出售其石油,并將出口石油所獲得的利潤,主要用來購買美債、證券類等美國資產,而美國則將向沙特等盟國提供經濟和安全援助,該協議促成了美國和沙特之間的經濟忠誠,并確保沙特在全球原油市場上的決定符合美國利益,這其實是削弱了沙特把石油作為經濟武器的能力。

大圖模式

正是因為石油美元體系的存在,美國利用美元的貨幣地位和美國銀行系統的渠道優勢也可以很容易地經濟制裁任何產油國,或將這些國家排除在以美元為基礎的全球金融體系之外,除此之外,石油美元體系也可以切斷任何國家的國際貿易。比如,現在的伊朗和委內瑞拉就處在這種困境中。

不過,另一面來說,石油美元時代也更像是美國經濟的灰暗時期:對外部能源的高度依賴,事實上,所有的石油公司都想發展新技術控制采油成本,采更多的油,成本越高賺錢就越不容易,也就越要發展更先進的技術,而2017年之前的美國都在主動推動經濟全球化和石油美元,其本質就是要滿足自身的能源戰略需求。

大圖模式

這也意味著美國將不再主要依賴于沙特等OPEC產油國的進口石油需求,而據權威機構預測,美國最快有可能在2035年前就徹底擺脫對中東石油的依賴,并將在國際能源的定價上也能獲得更大話語權,而正是石油市場上有了這些變化,沙特也已在尋找石油美元的替代品,因為,中國市場對沙特原油的需求將超過美國,而去年11月沙特已經在開始研究OPEC解體的后果就是最好的注腳。

同時,沙特更希望通過該國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上市來融資大量資金,挖掘更多經濟增長,從而擺脫過度依賴石油收入的現狀,同時,沙特阿美還將會越來越多地把希望寄托在東方市場石油產品的供應鏈上,事實上,這就相當于通過很隱蔽的方式在去美元化,并正在一路向東尋找新朋友。

分析認為,沙特也可能正在考慮與中國買家用人民幣進行原油貿易結算,如果確定那么其他一些大的石油出口國很快將會跟隨,整個原油市場都會追隨,接受用人民幣結算原油的新規則,或成提前終結石油美元的關鍵一步。

另一面,近幾周以來,兩大國際基準油價價差顯著收窄,甚至在1月8日當天這一價差降至不到3美元,這將會給美國的能源債務經濟帶來意外沖擊,威脅到美國石油出口,因美國頁巖油一直保持的價格優勢相較中東原油會失去了競爭優勢,而出口下降就意味著美國國內庫存增加,這在美國頁巖油氣行業的崩潰仍在繼續的背景下,使得美國的頁巖油商正在拆東墻補西墻,借新債還舊賬的困境日益突出。

如果趨勢持續,可能會加劇多家頁巖油巨頭蒙受巨大損失,路透測算的數據來看,如果美國油價跌至55美元以下,那么意味著頁巖油氣商就會出現問題,這也將會影響到美國的能源出口戰略。

數據顯示,頁巖油公司的背后基本都是一些投資性質的公司,他們往往把公司業務做大后會通過出售來變現,盡管近一年多來,油價出現反彈以及抑制支出的承諾,但自原油價格暴跌以來,Haynes和Boone共記錄了405起破產案,而高企的債務問題更將成為頁巖油商的一個枷鎖。

據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稱,到2023年,美國有長達240億美元的長期債務到期,而這其中至少有90%以上與頁巖油開發有關,不僅于此,作為石油美元的根基美債,目前正被包括中國、俄羅斯、德國、法國及日本等多個國家背景的投資者拋售而失去部分市場份額。

據美國財政部最新報告顯示,全球央行正在遠離美債市場已連續第14個月減持美債,總出售額近3420億美元,持續時長和金額都是有記錄以來最高,其中,中國所持美債也已連續四個月大幅下降,截止10月的前12個月,中國累計拋售了約919億,緊接著,據俄衛星通訊社日前援引觀察人士估計,中國接下去完全有可能拋售規模高達7000億美元的美債,這意味著支撐美國經濟的石油-美元-美債這三循環中,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央行級別的大機構美債持有者發出拋售美債信號后,支撐石油美元的要素正在變淡。

河南快三遗漏 股票查询60020 湖北体彩11选5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 36选7走势图50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二三四五股票最新公 安徽宣城乐乐麻将血战到底 天下棋牌游戏? 利物浦没拿过英超冠军 广西体彩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