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中間價較上日調降373點至6.9249

2020-02-03 11:34 | 來源:未知

美元中間價較上日調降373點至6.9249

  新冠肺炎疫情將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產生階段性沖擊
 
  新冠肺炎疫情仍處在早期階段,未來發展存在不確定性。如果疫情能夠在短期內得到控制,不會對宏觀經濟造成太大影響。如果持續時間較長,則將會對中國經濟增長產生更多的拖累。由于當前人民幣匯率已處于均衡合理水平附近,故疫情造成的市場情緒波動和經濟基本面變化將會加大匯市震蕩。
 
  去年底以來,受經貿紛爭緩和、經濟數據超預期影響,人民幣匯率一路走強。然而,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下稱“新冠肺炎疫情”)的病例數激增,人民幣升勢戛然而止。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斷了人民幣匯率升值行情
 
  到今年1月20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和收盤價(下午四點半價格)分別升至6.8664和6.8613比1,分別自去年破“7”后的低點上漲了3.2%和4.6%,其中今年以來上漲1.6%和1.5%。
 
  然而,從1月20日晚起,隨著中央指示堅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勢頭,各地相繼采取疫情防控措施,以及對外披露的新冠肺炎疫情病例數激增,人民幣升勢戛然而止。21至23日,匯率中間價穩定在6.90比1以內,交易價則重新跌破6.90,且收盤價相對當日交易價持續偏弱,三天收盤價累計跌去1.0%。
 
  市場重現“股匯雙殺”。1月21日至23日,上證綜指和深成指累計均下跌3.9%;陸股通項下由前13個交易日持續凈流入轉為連續3天凈流出,累計達197億元。但這并非股市和匯市間信心危機的相互傳染,而是由于同屬風險資產,疫情給中國經濟運行造成的不確定性,造成了兩個市場上價格同時下跌。
 
  突發疫情造成了市場情緒波動,但未形成很強的貶值預期。從境外1年期無本金交割遠期交易(NDF)隱含的美元對人民幣升值預期看,1月21至23日平均為0.7%,高于1月初至20日間的均值0.1%,但低于去年8月5日(破“7”當日)至10月11日(第十三輪中美經貿磋商達成階段性協議意向前夕)間的均值1.1%。從銀行間外匯市場即期詢價交易的日均成交看,21至23日為289億美元,低于1月初至20日360億美元的規模。
 
  非典疫情未對中國匯市造成根本沖擊
 
  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影響,可參考2003年前非典疫情的經驗。非典疫情的影響主要體現在2003年第二季度。
 
  當時,中國自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堅持人民幣不貶值,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在8.28左右的水平,境內中間價與交易價偏離通常只有一兩個基點。2004年10月12日起,更是每日中間價都定在8.2765,直至2005年“7·21”匯改,一次性升值2.0%至8.11,重歸真正的有管理浮動。所以,無論從中間價還是交易價,都無法判斷非典疫情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而只能是尋找旁證。
 
  一個是看市場匯率預期。當時境外沒有可交割的人民幣外匯交易,境外人民幣即期匯率(CNH)是2009年底跨境貿易人民幣計價結算試點,自2010年起逐步發展起來的。但是,1998年起境外已經有了NDF交易,因此,可以用1年期NDF美元對人民幣匯率遠期匯率與境內匯率中間價的偏離來分析市場匯率預期。
 
  2002年11月份起,中國走出亞洲金融危機的陰影,美元對人民幣匯率由升值轉為貶值預期。2003年第一季度,美元貶值預期平均為0.9%;4、5月份非典高發期,貶值預期平均為0.5%,較前期略有降低;6月份隨著非典疫情好轉,貶值預期平均為1.2%,已強于第一季度的貶值預期??梢?,非典只是減緩但未改變當時正在逐步積累的人民幣升值預期。
 
  另一個是看國際收支狀況。理論上,在貶值壓力下,如果匯率不跌,將反映為外匯儲備減少。2003年第二季度,中國經濟深受非典沖擊的影響,季度同比實際增速為9.1%,為全年最低。剔除估值影響后,同期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增加163億美元,為全年最低,環比下降54.4%,卻同比增長7.4%;全年增加1060億美元,較上年多增42.7%。
 
  中國延續了2001年初以來的國際收支“雙順差”格局。2003年第二季度,經常賬戶順差82億美元,環比增長215.5%;資本賬戶(含凈誤差與遺漏)順差80億美元,環比下降75.9%。當季外匯儲備資產增加額環比大幅減少,主要是因為資本賬戶順差大幅下降。資本凈流入環比大幅減少,主要是因為同期短期資本流動從前兩個季度持續順差轉為逆差76億美元,這又與非典疫情負面沖擊、市場避險情緒上升有關。
 
  綜上,非典疫情在2003年第二季度,確實對儲備變化和資本流動產生了一定影響,但沒有改變此后儲備較快積累的大趨勢。2003年第四季度,中國資本賬戶和短期資本流動再現凈流出,并非是資本外流、匯率貶值壓力卷土重來,而是反映了當年底國家用450億美元外匯儲備向中行和建行注資的操作。
 
  本次疫情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取決于疫情發展
 
  迄今為止,新冠肺炎疫情對國內匯市的影響都還只是初期的心理沖擊。與上次非典疫情相比,這次政府應對啟動較早也更有經驗,疫情有望得到更加及時、有效的控制。
 
  在當地時間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肺炎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當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即表示,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了不確定性,但疫情對中國經濟的不利影響只是暫時的,待疫情緩解后,相關經濟活動恢復正常運行,經濟是可以恢復的。
 
  預計未來新冠肺炎疫情對于人民幣匯率將是臨時性沖擊。隨著疫情集中暴發期到來及其實質經濟影響進一步顯現,人民幣匯率將階段性承壓。但隨著疫情平復、影響消退,壓力逐步減退,人民幣匯率將重回雙向震蕩走勢,由基本面因素決定人民幣對外是震蕩升值抑或貶值。
 
  當然,新冠肺炎疫情仍處在早期階段,未來發展存在不確定性。如果疫情能夠在短期內得到控制,不會對宏觀經濟造成太大影響。但如果疫情影響持續時間較長,則將會對中國經濟增長產生更多的拖累。由于當前人民幣匯率已處于均衡合理水平附近,故疫情造成的市場情緒波動和經濟基本面變化將會加大匯市震蕩。如春節長假境內閉市期間,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多次跌破7.0比1。
河南快三遗漏 幸运飞艇能提现吗 免费做单赚钱软件 河南快赢481专家推荐 股票指数代码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走势图 甘肃11选5中奖秘籍 2019年大乐透开奖结果 2020年刘伯温正版资料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30选5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