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系消費金融的困局

2020-02-04 19:23 | 來源:未知

產業系消費金融的困局

“現在做風控更難了。”最近一段時間里,類似這種聲音似乎引起了互金行業內很多從業者的一致共鳴,同樣風控的重要性也在這種爭議中,被再次提高。

 

但是當外部數據源和內部獲取用戶數據維度受限的時候,大家更加謹慎地開展業務,與此同時,一些擁有大量線下門店和真實場景的產業系玩家來說,也成了大家羨慕的對象。

 

但是,在外界看來十分順利的產業系玩家,在自營消費金融業務上,卻似乎并非如此。

 

以海爾旗下小額貸款公司為例,海爾云貸公布最新的業績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海爾云貸的貸款余額為99億元;而這一數字在2017年末、2018年9月末分別為82.15億元和82.99億元。

 

由此看來,海爾云貸的貸款余額近幾年的增速雖較之前有所上升,但仍差強人意。

 

既擁有場景,又積累了大量的用戶和數據,實力強硬背后還有資金資源,產業系玩家開展消費金融業務,可以說是如魚得水,但為何卻步履維艱呢?

 

產業系消費金融的困局

 

家電類玩家最多,珠寶分期市場待挖掘?

 

新流財經通過公開信息梳理了幾家產業系玩家自營消費金融業務的產品和牌照布局:

 

產業系消費金融的困局

 

 

從上表中我們可以看到,上述幾家均布局小貸牌照,甚至大多布局有消費金融牌照。

 

2019年,互金行業面臨史無前例的整頓,金融牌照布局戰進入白熱化階段,持牌成為新趨勢,產業系企業依靠自身積累的資源優勢,在牌照獲取上相對更具有優勢。

 

一位集團企業人士表示,“產業系入局消費金融大多是為了帶動自身主業的發展,”上述企業在開展消費金融業務上,均理所應當地從自身場景入手。

 

“雖然并不是所有場景都適合做消費金融,但不管是家電類、珠寶類都還有很大的市場潛力待挖掘。”

 

“尤其是珠寶類,在用戶珠寶分期消費的習慣漸漸建立起來之后,將來或許會有月來越多的玩家加入。”

 

有從業者認為,而目前珠寶分期玩家里,周大福算是一枝獨秀,前期還曾通過與微眾銀行、寶分期等平臺合作。

 

家電類企業布局消費金融業務的數量上占壓倒性優勢,從幾家企業的場景布局上可以看出,蘇寧和海爾相對更快一步,不再單獨局限在集團自有體系內。

 

這也體現在二者的業績中。

 

FinX科技曾報道,截至2019年6月末,蘇寧金融的消費金融放款規模超1000億元,在消費金融上累計投放1000億元;海爾小貸截至2018年9月末信用貸款的余額為23.38億元,2018年凈利潤達到1.83億元。

 

而零售場景主打高頻、下沉,不管是華潤還是永輝超市,從豐富的線下生活場景中積攢了大量消費數據,均是其布局消金業務的一大利器。

 

從近期的動作來看,永輝超市在消費金融業務上發力的步伐更快,先后上線了大額現金貸小輝貸和信用支付產品小輝付。

 

有意思的是,上述部分企業前期開展消費金融業務是從員工貸切入的,比如,富士康、美的、TCL等,后期逐步放開面向大眾。

 

“員工貸量可能不會做到很大、或者帶來很可觀的收益,但是龐大的員工數不僅是企業線下推廣業務的資源,也成了這些企業開展消費金融業務的重要試水工具。”

 

產業系消費金融的困局

 

已有場景既是優勢也是劣勢

 

也有觀點認為,上述企業中最核心的競爭優勢便是大量的線下門店,“不過,目前很多產業系企業開展消費金融業務依靠已有的場景和渠道資源,但并未有大突破。”

 

公開資料顯示,國美金融在全國700多個城市2400家線下門店中提供分期服務;華潤集團同樣也擁有全國20多家萬象城和超市等多項業務。

 

但是,當金融業務過分倚仗其內部場景和渠道時,帶來的便是一損俱損的局面。對于這些企業來說,這些資源既是優勢,也是使其裹足不前的劣勢。

 

“其實,產業系的金融業務是很’脆弱’的,當主業業績不理想的情況下,其金融業務也會受到很大的波動。”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最重要的是,場景風險首先來自于場景本身,雖然產業系擁有門店屬于自身,不會出現類似教育、醫美等場景B端合作機構跑路的風險。

 

但是,線下場景中涉及更重要的對線下銷售人員的管理問題。

 

“線下工作人員的道德風險是難以把控的,一個較大的潛在風險在于團伙詐騙,當銷售人員和欺詐團伙達成一致,一旦出現大規模、有計劃的團伙攻擊,嚴重可能導致大批的資產會出現問題。”

 

目前,一些企業也在尋求突破瓶頸,除了依靠大量的線下自有渠道,蘇寧、國美等也在力圖打造線上線下聯動模式,通過線上渠道獲客。

 

產業系布局消費金融的野心是有的,先天的優勢以及金融帶來幾近瘋狂的利潤使得玩家前仆后繼的涌入。

 

而這并非容易之地。

 

由于部分企業在對自身產品沒有正確的認知、缺乏金融基因、團隊戰略等在發展過程中總會一一暴露。

 

“產業系平臺自身擁有的場景適合與風控、技術強勁的互金公司合作,成為后者布局中的一環,但是對于產業系自身而言,局限于自身已有的場景中,并不能長遠發展。”一位持牌消金人士表示。

 

坐擁場景、資金等優勢的產業系玩家,隨著消費金融熱潮一路狂奔,卻忽視了在重大契機背后,還存在著重重壁壘。

 

結合自身場景做更加精細化運營,接入更多的外部化場景和渠道資源,以及與更多維度的用戶數據交融,或許是產業系消費金融未來的突破方向。

河南快三遗漏 手机版qq麻将 二分彩是什么 王者归来捕鱼游戏 湖南幸运赛车app下载 天天视频麻将 手机网上靠谱的赚钱 二四六天天免费资料大全 30选5今天开奖号 浙江20选5开奖号 微乐单机黑龙江大庆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