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信托公司QDII額度沉寂

2020-02-03 14:55 | 來源:未知

國內信托公司QDII額度沉寂

2019年最后一天,中信信托首單海外家族信托在香港落地,受托人為中信信托全資子公司——中信信惠國際信托有限公司(CTI Capital Trust Limited),這也是國內68家信托公司境外家族信托的零突破。

目前通過在境外設立子公司開展業務的信托公司只有5家。國內信托公司開展國際化業務主要有三個方式,獲得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額度,成立境外子公司,充當財富顧問的角色。

2019以來,除2月份五礦信托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資格獲批外,再無二家。QDII額度的下發亦陷入了長達一年半的膠著狀態。

截至2019年末,18家信托公司累計獲得總額度83.1億美元,最近一次額度獲批是2018年5月份。

一位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樣的額度并未影響信托國際化展業,當前市場需求并沒有那么多,甚至有公司獲得之后將額度賣給了銀行。

資深信托研究員袁吉偉認為,信托公司在證券投資領域主動管理能力不強,而由國內市場向國際市場投資的轉變,這個跳躍實際上并不輕松,除了自身能力、系統、人才等方面的資源匹配,還要獲得投資者、監管部門認可,這都需要有一個較長的實踐過程。

QDII額度沉寂一年半

目前,信托公司開展受托境外理財業務將境內資金出境的渠道主要有QDII、QDIE(合格境內投資企業)、QDLP(合格境內有限合伙人)、人民幣國際投貸等形式,其中QDII發展最為成熟,QDIE和QDLP還屬于試點階段,極少信托公司參與。根據2018年信托業協會調研反饋,大多數信托公司明確表示,尚未通過QDIE和QDLP方式開展受托境外理財業務。

外管局最新披露的QDII投資額度審批情況表顯示,2019年全年,只有5家證券類機構獲得新增額度。截至2019年12月31日,外管局累計批準QDII投資額度1039.83億美元,其中信托行業獲批83.1億美元,占比8%,最近一次額度獲批是2018年5月份。

目前,獲批受托境外理財展業資格的信托公司為25家,其中具有QDII額度的信托公司18家。而在這18家里,有13家的額度都是2016年以前獲批的。以累計獲批額度最多的華寶信托為例,總計獲批19億美元,最近一次獲批的時間為2014年12月份。

此外,即使在有5家信托公司獲得新增QDII額度的2018年,受托境外理財業務規模亦在收縮。

據信托業協會數據,截至2018年末,信托業QDII產品規模為412.5億元(折合美元約59億),占信托資產規模的0.18%,同比有所下滑。

一位任職于已獲展業資格但沒有額度的信托公司員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如果客戶海外配資需求量大的話會考慮去借額度,這樣的話成本就高。

另外也有業內人士坦言,目前的額度并未影響信托國際化展業,信托行業這一市場需求并沒有那么多,甚至有公司獲得之后將額度賣給銀行。

恒天財富聯合吳曉波頻道推出的《2019-2020中國高凈值人群財富報告》中顯示,海外資產是一類高凈值人群將大量增加的資產,不過從家庭整體的資產結構而言,“國內為主,國外為輔”仍然是主流,并且主、輔之分還相當明顯。而海外資產配置的原因,主要是風險分散和實際使用需要(子女求學和海外移民),其次才是高回報。

境外子公司的打開方式

柳暗花明,2019年最后一天,行業“老大哥”中信信托首單海外家族信托在香港落地,受托人為中信信托全資子公司——中信信惠國際信托有限公司(CTI Capital Trust Limited),委托人為中信信托多年服務的高凈值客戶,委托資產為境外資產,不占用QDII額度。

這也是國內68家信托公司境外家族信托的零突破。

中信信惠國際信托為中信信托在香港設立的子公司中信信惠國際資本有限公司(以下稱“中信信惠”)旗下的信托公司,于2019年6月獲得香港信托牌照,也是銀保監會批準的首家信托公司境外子公司。

“兩個獨立法人,兩個獨立監管體系下的業務,能給中信信托帶來的利潤更多是隱形的,宣傳口徑上會比較靚麗。”一位信托家族財富主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境外設立獨立法人的信托公司,意味著需要有當地的牌照和持有執業資格證書的員工,自家客戶有資產在海外便不需要另外再找第三方離岸信托公司代理,客戶體驗會更好,而沒有境外子公司的信托公司,目前只能充當財富顧問的角色幫有這個需求的客戶介紹第三方受托人。

中信信托方面稱,業務落地進一步完善了境內外家族資產的傳承布局,通過增設境外家族信托,給客戶境內外資產安全追加一份更強有力的保障。

此外,中信信惠通過創設各類交易平臺為境內企業和機構“走出去”提供海外投融資服務,是中信信托構建綜合金融服務平臺的重要組成部分。截至2018年末,中信信惠的注冊資本約為14.8億元人民幣。

袁吉偉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信托公司管理客戶境外資產,得在當地具有業務資質,而信托公司境外設立分支機構或者設立信托公司非常少,此外,境外做家族信托公司的機構很多,市場競爭比較激烈。

很早之前,中融信托、中誠信托、中信信托、建信信托、上海信托已通過設立境外子公司開展信托業務,在探索出海戰略布局方面作出嘗試。據2018年信托業協會調研反饋,2018年,信托公司通過設立境外子公司的方式開展受托境外理財信托業務仍未有明顯進展。

《中國信托業發展報告(2018-2019)》中指出,雖然相關文件對信托公司投資設立、參股、收購境外資管子公司進行了明確規定,但操作過程中,僅在早期批準了個別公司設立境外子公司,新的境外子公司設立目前仍處于暫停狀態。

其中還提到,信托公司為了實現境外展業,均借助其他類型的股權結構,尚未有以信托公司直接設立境外資管子公司的成功案例。在金融行業擴大開放的背景下,行業內有較多信托公司存在設立境外資管子公司進行展業的需求,建議監管部門對信托公司設立境外子公司給予更大力度的政策支持。

河南快三遗漏 66河南麻将下载 a股股票代码 52麻将白城麻将 免费网上兼职赚钱 神来棋牌官方正版 股票k线分析 最好信誉棋牌游戏 新疆体彩时时彩11选5 极速赛车pk10 急速赛车之竞速漂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