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罵人話“豎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2020-02-03 19:41 | 來源:未知

古代罵人話“豎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豎子是古代的罵人話之一,也許是因為在《史記》中,好幾個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都被罵為豎子,恐不能按粗俗的罵人話待之。

按《辭源》或《辭?!返慕忉?,此詞有二義:一為童子,二為對人之鄙稱。在網上查詢,除上述兩義外,還有第三義——仆人。

想推翻一個古詞的傳統解釋是很難的,非老夫所能。但是,像這樣在《史記》中出現十多次的罵人話,應該是曾經相當流行的口語。而口語隨著時間推移,常常會有很大的變化。放棄斷言從古到今這個詞曾代表過的含意,只注意《史記》一書中此詞的含義,可能會得到稍確切的結論?;蚩梢哉f,只注重在秦末漢初,人們說到豎子時的含意是什么。

在《史記》中,名人被罵為豎子有不少處,包括了孫臏、白起、項羽、韓信、英布等,無一不是一時之英雄人物。例舉如下:

龐涓罵孫臏為豎子:“龐涓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剄,曰:‘遂成豎子之名!’齊因乘勝盡破其軍,虜魏太子申以歸。孫臏以此名顯天下,世傳其兵法。(《孫子吳起列傳》)

古代罵人話“豎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平原君的門客毛遂說楚王時指白起為豎子:“今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萬,此霸王之資也。以楚之彊,天下弗能當。然而,白起,小豎子耳,率數萬之眾,興師以與楚戰,一戰而舉鄢郢,再戰而燒夷陵,三戰而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而趙之所羞,而王弗知惡焉。合從者為楚,非為趙也。”(《平原君虞卿列傳》)

范增斥項羽為豎子:“沛公已去,間至軍中。張良入謝,曰:‘沛公不勝杯杓,不能辭。謹使臣良奉白璧一雙,再拜獻大王足下,玉斗一雙,再拜奉大將軍足下。’項王曰:‘沛公安在?’良曰:‘聞大王有意督過之,脫身獨去,已至軍矣。’項王則受璧,置之坐上。亞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劍撞而破之,曰:‘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項羽本紀》)

古代罵人話“豎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鴻門宴上,范增怒罵項羽豎子不足謀也

劉邦手下諸將罵韓信為豎子:“漢六年,人有上書告楚王韓信反。高帝問諸將,諸將曰:‘亟發兵阬豎子耳。’高帝默然。”(《陳丞相世家》)

韓信原謀士蒯通罵韓信為豎子:“蒯通至,上曰:‘若教淮陰侯反乎?’對曰:‘然,臣固教之。豎子不用臣之策,故令自夷于此。如彼豎子用臣之計,陛下安得而夷之乎!’上怒曰:‘烹之。’通曰:‘嗟乎,冤哉烹也!’”(《淮陰侯列傳》)

劉邦手下諸將罵英布為豎子:“上召諸將問曰:‘布反,為之柰何?’皆曰;‘發兵擊之,阬豎子耳。何能為乎!’”(《黥布列傳》)

按這幾例,豎子既不是指童子,也不是指仆役,而是一種鄙稱,但這幾個被鄙視的人,無一不是大有能耐的主,似乎不是誰都有資格被鄙視為豎子的。

《史記》中還提到豎子時,鄙視的對象是泛指或其人名不顯。例如:

“荊軻怒,叱太子曰:‘何太子之遣?往而不返者,豎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測之彊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與俱。今太子遲之,請辭決矣!’遂發。”(《刺客列傳》)這里豎子是指有勇無謀、只想達目的,而沒有一定要成功的謀略之人。

古代罵人話“豎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荊軻刺秦圖片

“平原君家樓臨民家。民家有躄者,槃散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樓上,臨見,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門,請曰:‘臣聞君之喜士,士不遠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貴士而賤妾也。臣不幸有罷癃之病,而君之後宮臨而笑臣,臣原得笑臣者頭。’平原君笑應曰:‘諾。’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觀此豎子,乃欲以一笑之故殺吾美人,不亦甚乎!’”(《平原君虞卿列傳》)這里豎子應是指狂士。

“上問周昌曰:‘趙亦有壯士可令將者乎?’對曰:‘有四人。’四人謁,上謾罵曰:‘豎子能為將乎?’四人慚伏。上封之各千戶,以為將。”(《韓信盧綰列傳》)這里豎子應是指有為將的外表,而沒有將領的內涵的人。

“鄭昭君之時,以所愛徐摯為相,國亂,上下不親,父子不和。大宮子期言之君,以子產為相。為相一年,豎子不戲狎,斑白不提挈,僮子不犁畔。”(《循吏列傳》)豎子與老人、童子并列,應是指成年人,且“戲狎”,即不守規矩。甚至為害鄰里之人。

由此可知,在《史記》中,豎子不能解為童子或仆役,只能解為對人之鄙稱,而且這個鄙稱不是對任何人都可以的,例如,上述各例中,沒有一例是指膽小、孱弱之人??赡苁菍iT對莽漢、壯漢、有勇無謀之人、狂徒等的一種鄙稱。

古代罵人話“豎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如是這樣,以現代語中的‘小子’來概括這個詞就很不妥當了。也許一個兼具有狂徒莽漢的意思的詞可能更合適些。人老了,心思不靈,愿諸網友能想出一個合適的詞。

為什么鄙視時稱豎子?有一種解釋說是仆役之一種,或總是站立在主人一邊,即豎在那兒。既然《史記》中沒有一例能與‘仆’搭上邊,這種解釋就沒了根基。

豎子是個罵男人的話,可能就是在男人身上能豎起來的那物。不過在遠古,這個物件曾是被崇拜過的,后來才逐漸成為粗野的罵人話。豎子作為鄙視語,可能正是一種過渡,既有‘莽’‘壯’‘狂’等對那物的期待甚至崇拜,又已經開始成為一種鄙視的稱謂,但還遠沒達到現代的‘JB’或‘D’那樣粗俗。

河南快三遗漏 北京11选五一定牛一 天才麻将少女 黄大仙论坛精选24码 每天必定赚100元的方法 幸运农场怎样玩容易中 怎样做网站赚钱 上海11选5走势图 任选基本走势 网上棋牌平台 大趋势股票软件 免费下温州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