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漲跌不一,離岸急速走高

2018-07-04 10:25 | 來源:未知

人民幣匯率漲跌不一,離岸急速走高

 周三早盤,人民幣匯率漲跌不一,離岸急速走高,中間價小幅下調。昨日中國央行多名官員就匯率問題進行預期引導。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破6.64關口,現報6.6579日內漲幅近300點。 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接連升穿6.63、6.62關口。

人民幣中間價下調98點,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6595,為2017年8月25日以來首次跌破6.65關口。上一交易日中間價6.6497。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盤價報6.6672,上一交易日夜盤收盤報6.6410元。

7月3日,潘功勝、易綱接連發聲回應外匯市場波動后,離岸人民幣快速漲破6.69關口,收復日內全部跌幅。

7月3日稍早前,中國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局局長潘功勝表示,。中國有豐富的政策工具,中國外匯儲備充足,中國經濟增長基本面良好,經濟增長韌性增強。這是人民幣近期貶值以來央行官員首次對人民幣表態。

7月3日午后,央行行長易綱稱近期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我們正在密切關注,這,有些順周期的行為。

央行參事盛松成稱,在美元指數連續兩個交易日回調的情況下,人民幣兌美元的雙邊匯率依然有較大幅度的貶值,說明目前市場受情緒驅動較大。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呈雙向波動,因此,不應對人民幣貶值作過度的解讀,更不能認為是央行主動引導人民幣匯率的貶值。第一,應理性看待中美貿易摩擦。第二,我國金融強監管已經取得了一定成效,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在增加。第三,我國貨幣政策獨立性較強,我們仍堅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第四,今年以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保持基本穩定。

近期人民幣匯率貶值原因

近日,人民幣匯率貶值與中美貿易摩擦加劇時點接近,引發了市場部分投資者對主動貶值應對貿易爭端的政策揣度。

 

 

中信證券分析,美元指數強勢上漲是人民幣走弱的主要原因,中美貿易摩擦引發擔憂情緒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人民幣匯率下行壓力。

首先,本次人民幣走弱并不孤單,事實上全球主要貨幣對美元都呈走弱趨勢,其中歐洲壓低歐元走軟更是助長美元的強勢,人民幣在強勢美元背景下貶值受短期因素影響較多。

其次,6月底和7月是中美貿易制裁與反制裁行動實施的關鍵時點,中美貿易戰引發市場對未來我國進出口形勢的擔憂情緒使人民幣匯率承壓。

其三,美聯儲加息、中國央行降準的貨幣政策背離趨勢使中美利差進一步收窄,人民幣資產吸引力減弱,對人民幣資產和匯率形成壓力。

當前中美貿易摩擦有可能朝著擴大和升級的態勢發展,但以人民幣匯率貶值應對貿易爭端的可能性不大,雖然這可以在貿易糾紛中作為信號。

從匯率角度看各大資產的危與機

股市:4行業受正面影響大,3行業負面影響大

長江證券研報分析稱,人民幣匯率貶值對市場走勢影響微弱,不存在顯著規律,需要綜合考慮市場即時環境。從邏輯上看,匯率貶值主要通過以下兩種途徑影響市場整體走勢:匯率貶值預期加劇資本外流,減弱市場流動性;匯率貶值促進出口,增厚盈利,兩種效應的強弱決定了對市場的綜合影響。

從歷史上典型貶值區間看,除2014年1月至5月,伴隨著人民幣貶值,上證綜指震蕩外,在所選其他主要貶值區間內,上證綜指大多趨勢上行。一方面證明貶值對市場的影響并不顯著,另外,也表明人民幣貶值并不是市場的核心矛盾,國內資本賬戶尚未完全開放,人民幣貶值相對可控,使得流動性緊縮效應后續或邊際企穩。

 

 

不過不同行業由于其內部產業結構、國內外市場占比和收入成本端對現金流影響等因素的差異,導致在人民幣貶值情況下行業綜合反映有所差異,整體來講,主要受益行業有以下三大類:海外業務占比較高且收入以美元計價的、上游資源類受益進口替代的和有大量外匯敞口的行業;受損行業主要包括一些由成本端上升而使利潤受損較為嚴重的行業。

 

 

長江證券以“匯率變動對現金的影響額/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這一指標,來刻畫匯率波動對公司現金流的影響情況發現,家電、銀行、電子和交運現金流受貶值正向影響較多,而非銀金融、休閑服務和鋼鐵受貶值負向影響較多,這與經濟邏輯也較為一致。

 

 

樓市:保匯率還是保房價?不存在

對一般老百姓來說,討論匯率的時候,主要是在研究房價走勢,當網上出現“房價和匯率二選一,只能保一個”的話題時,就顯得格外引人關注。

在保匯率還是保樓市這個艱難抉擇上,曾經有兩個鮮明的案例:日本選擇保匯率,俄羅斯選擇保樓市,后來的結果都不盡如人意,中國何去何從,是關注也是考驗。

實際上,在幾年前,這個話題也討論得分外火熱。有部分投資者甚至將理財產品轉換成為了美元,后來,討論漸漸熄滅。因為我們做到了雙贏,匯率回升,房價也沒有出現大幅下跌。

中信證券研究部研報指出,兩個話題具有討論性是因為外匯與樓市長期通過經濟基本面、短期通過資金流動和貨幣政策調控而在走勢上具有一定規律性。

首先,一國的經濟基本面對資本吸引起主要作用,基本面向好,投資增加,房價、匯率也隨之上升;基本面惡化,資金外逃,二者也隨之下降。

從短期的資金流動看,浮動匯率制與資本自由流動的情況下,匯率升值時吸引外部資本的流入,資金供給增加推高房價,引發更多的本幣需求,匯率進一步升值,與此同時房市衍生出的貨幣供給增加則對幣值構成貶值壓力;固定匯率制與資本自由流動的情況下,房價上漲吸引資金流入,央行通過調控維持匯率穩定,但不斷增加的貨幣供給將進一步推升房價,直到房價預期下跌、泡沫破裂。


河南快三遗漏 广西11选5网上投注 快乐8软件下载 天津11选5号码定位走 12144期排列3推荐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公司 甘肃快3预测号码推荐 必赢客手机版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 黑龙江p62走势图30期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